發新話題
打印

[天涯俠醫 ] 故事大鋼

[天涯俠醫 ] 故事大鋼

故事大鋼

兩 個 同 樣 卓 越 非 凡 、 才 華 洋 溢 的 醫 生 ─ 婦 產 科 的 王 甫 芬 與 心 臟 內 科 的 齊 百 恆 , 各 有 心 銷 與 夢 魘 , 透 過 一 個 人 道 救 援 組 織 L i f e F o r c e , 二 人 遠 赴 非 洲 參 與 醫 療 任 務 , 在 當 地 宏 美 的 大 自 然 景 色 下 , 彼 此 認 識 對 方 , 亦 讓 二 人 一 再 反 思 生 命 的 意 義 。
八 年 前 , 本 是 傲 慢 自 負 的 心 臟 內 科 醫 生 ─ 王 甫 芬 , 花 盡 心 血 與 時 間 於 醫 學 研 究 上 , 勢 要 闖 出 一 番 成 就 , 但 在 追 名 逐 利 之 際 , 卻 目 睹 深 愛 的 女 友 死 在 懷 中 而 束 手 無 策 , 此 事 令 王 甫 芬 改 變 了 整 個 人 生 觀 和 生 活 態 度 。 他 跟 隨 女 友 的 足 蹟 , 遠 赴 非 洲 , 身 處 宏 偉 壯 麗 的 大 自 然 , 體 驗 生 命 的 奧 妙 , 感 受 到 人 們 在 艱 苦 環 境 中 為 生 存 而 奮 鬥 的 驚 人 韌 力 , 芬 得 到 啟 發 , 領 略 到 生 命 的 喜 悅 和 可 貴 。

芬 回 港 後 , 完 成 了 當 日 與 女 友 之 間 的 承 諾 ─ 修 讀 婦 產 科 , 並 繼 承 其 女 友 之 志 , 加 入 L i f e F o r c e , 致 力 於 跨 國 界 的 人 道 救 援 服 務 。 自 此 , 芬 整 個 人 的 生 活 態 度 大 大 改 變 , 不 再 重 視 名 利 物 質 , 一 切 以 病 人 為 先 , 在 慈 善 富 翁 的 捐 助 下 , 在 九 龍 城 區 開 設 了 「 龍 城 醫 療 中 心 」 。

在 L i f e F o r c e 的 非 洲 醫 療 任 務 中 , 芬 認 識 了 心 臟 內 科 新 晉 ─ 齊 百 恆 , 恆 一 向 立 志 成 為 頂 尖 醫 院 的 心 臟 科 醫 生 , 並 對 自 己 的 醫 療 技 術 素 有 自 信 , 但 對 於 芬 那 種 不 依 常 規 、 不 受 醫 療 物 資 或 規 格 限 制 , 就 地 取 材 的 另 類 療 法 , 為 之 驚 訝 , 起 初 更 是 不 以 為 然 。 然 而 , 對 於 芬 那 種 為 搶 救 性 命 、 不 惜 以 身 犯 險 的 忘 我 精 神 , 又 令 恆 不 得 不 佩 服 , 並 漸 漸 反 思 自 己 視 野 之 狹 隘 。 恆 回 港 後 , 進 入 父 親 任 院 長 的 富 豪 私 家 醫 院 「 凌 霄 醫 院 」 當 駐 院 心 臟 內 科 醫 生 , 卻 發 覺 自 己 的 一 腔 熱 誠 和 理 想 , 跟 私 家 醫 院 的 商 業 行 政 制 度 格 格 不 入 , 同 時 看 到 芬 的 「 龍 城 醫 療 中 心 」 醫 療 作 風 , 跟 自 己 的 理 念 更 為 接 近 , 遂 毅 然 不 顧 父 親 反 對 , 離 開 優 厚 待 遇 的 「 凌 霄 」 , 轉 投 「 龍 城 」 , 嘗 試 當 一 個 並 不 賺 錢 的 門 診 醫 生 。

恆 初 加 入 「 龍 城 」 , 落 實 到 真 正 與 芬 合 作 時 , 卻 感 到 難 於 適 應 , 對 於 荃 那 種 介 入 病 人 生 活 的 行 事 作 風 , 甚 至 不 惜 犯 險 「 踩 界 」 醫 治 一 些 社 會 上 不 良 份 子 , 並 試 圖 拉 他 們 回 歸 正 途 , 恆 認 為 芬 已 逾 越 了 醫 生 的 界 線 , 兩 人 由 此 產 生 分 歧 和 衝 突 。 但 漸 漸 , 恆 受 到 芬 人 道 精 神 的 溫 情 感 染 , 看 到 一 些 被 社 會 忽 視 和 遺 棄 的 人 , 得 到 芬 「 醫 病 又 醫 心 」 的 幫 助 , 而 重 拾 生 命 的 意 義 , 加 上 恆 在 芬 引 領 下 參 加 了 L i f e F o r c e 的 救 援 工 作 , 恆 終 於 擴 闊 了 心 胸 和 視 野 , 學 懂 了 醫 生 不 僅 醫 病 , 還 有 對 生 命 的 關 懷 。 在 這 過 程 中 , 兩 人 建 立 了 亦 師 亦 友 的 感 情 、 惺 惺 相 惜 。

* 討厭不問自取*

TOP

發新話題